香港马会特码资料总汇|特码2019001
文聯概況  |  策研萃要  |  機關黨建   |  大  事  記  |  文藝惠民   |  招商引資   |   文藝家協會
文藝動態  |  藝廊服務  |  名家新秀   |  文聯刊物  |   文藝爭鳴  |  藝苑博覽   |  藝術中心
您的位置:藝苑博覽

陳明威:單田芳親傳弟子安紫波與文化紀實節目《江城往事》

  時間:2015/12/27 20:22:35 |  來源:吉林市文聯

評書人    安紫波
 
    近一段時間,一檔大型文化紀實欄目《天地長白》的特別節目《江城往事》引起很大反響。
《天地長白》系列紀錄片,是吉林電視臺在2014年強勢推出的一檔精品欄目,該紀錄片旨在將長白山文化,吉林文化,乃至關東文化推向全國,做到盡人皆知,傳承久遠。
    打開時光之門,是瑰麗神奇的故事;探尋古城足印,是珍貴的文化記憶。
再現吉林市歷史的《江城往事》之第一集《“北山”地名的由來》一經播出,便贏得眾多點贊。
吉林北山,原名“九龍山”,是一座融佛、道、儒、俗等傳統文化于一身的全國著名寺廟園林風景區。那么,北山名字的由來是怎樣的?它背后有怎樣的故事?在它繁華的文化背后,卻隱藏著一條讓清朝皇帝耿耿于懷、修史者筆下處處回避的“龍脈”,這究竟是怎樣一樁歷史懸疑往事?且聽評書為您分解!
    評書人的標配:一張方桌,一塊紅色醒木,一把扇子。憑借這些道具為您分解的,是一位相貌魁偉的說書人。在他的精彩演繹下,為聽眾撩開歷史的面紗,逐一破解心中的謎團,一步步看清了北山的真實面目。
    評書人叫安紫波。當過炮兵,上過軍校,現工作在市委宣傳部,因業余愛好步入藝術之門,一次機緣巧合拜評書藝術家單田芳為師,走上了評書藝術道路。
如今的安紫波,工作,生活,訪師,寫史,著書,說評書,錄節目,其忙碌程度可想而知。但他卻淡然回答,惟此生活才別樣充實,生命才別樣精彩,也因此生命才別具意義。這也是他對給予自己厚望和支持的老師、親朋好友最好的回報。還有,對這個城市文化傳承的責任。
 
    一
    因為時空上的距離,安紫波真正和師父單田芳在一起學藝交流的時間只有四個月,但老師一言一行卻對他接下來的藝術人生產生了深遠的影響。
   “一個人,想做成一件事,貴在堅持和勤奮,功到自然成。”“你熬了多少夜,掉了多少頭發,付出了多少心血……功夫下沒下到,只有你自己心里最清楚,無須去問別人成功的秘訣。”五年之間,作為年歲不算輕、入門不算早、天資不算出眾的學生,安紫波時刻銘記著師父單田芳的教誨,踏實用功,身后留下一串串堅實有力的足印。
    按師父單田芳的說法,小安是硬“擠”進曲藝門來的。不像其他的師兄弟,很多都是出自曲藝世家,或者剛開始出道就以曲藝為職業,有著二三十年的從藝經歷。
    其實也不是完全的半路出家,安紫波是從一個業余模仿者起步的。最初只是喜歡,靠聽收音機、看電視一遍遍模仿自悟,倒也學得像模像樣,引得周圍親朋的贊嘆聲一片。但他并不以為然。他的志向似乎也并不僅限于親友口中的“真有才”。
    也說不清是安紫波在等待機會,還是機會正好留給他。2010年8月28日,吉林市人民廣播電臺舉辦“田野芳華”第五屆廣播聽眾月活動。由于出色的表現,安紫波引起單老師的注意。兩個月后,他意外地接到一個通知,受邀赴京參加北京電視臺為單老76歲生日錄制的特別節目“經典回眸”。緣份始自于此。安紫波一步步向這位國內知名的評書藝術家的身邊走近,由此注定他在評書藝術道路上也越走越遠。
    節目錄制完成后,又過了兩個月,在2010年12月28日上午9:00,相見恨晚的師徒二人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北京廳完成隆重的拜師儀式。參加儀式的有170人之多,著名相聲表演藝術家李金斗、姜昆、孟凡貴作為安紫波的代師、保師和引師參加本此拜師儀式。儀式的合影被安紫波珍藏至今。
    返回吉林市后,安紫波沒有四處宣揚京城拜師的事兒,靜下來的他暗自琢磨的是,不能只是追求“單田芳徒弟”這個虛名,而是要學點真本事。
2011年3月,他再赴京城,開啟他的學藝之旅。
    第一次登門拜訪時,他準備了一個三分鐘的小段子說給老師聽。誰成想,在家里反復練習的作品,卻被老師指出了27處錯誤。晚上回到住處,安紫波拿著錄音筆,按老師指導的方法,反復聽,逐一將錯誤找出來,再一遍遍練習。等到睡覺時,已是凌晨一點多。
    就這樣,認真傾聽,仔細記錄,課后用心整理,學習結束時,他竟整理出172頁的學習筆記。單老看到筆記后很是欣慰,除了愛徒與日俱增的評書才藝外,這份筆記是他收到的最好禮物,不僅可以作為今后的“教材”使用,也將成為“單派”評書珍貴的研究資料之一。除此,安紫波還認真完成了一篇三千多字的學習心得送到師父面前。
    2014年,安紫波在沈陽老北市劇場正式登臺開專場演出,演出效果很好。這是對他堅持苦學苦練評書技藝的階段性展示和檢驗。
    二
    從拜師初始,師父單田芳先生便和安紫波反復強調做從藝者人品的重要性。只有先寫好自己的那個“人”字,做個好人,方可領會藝術真諦。單老靠自己的言傳身教,引領著安紫波這個新入門的弟子步入藝術之門。
    單老身體不好,上午打針,下午給安紫波上課。在此期間,單老推掉了許多商業活動和演出,而且學費也分文不收。“入了師門,便形同父子。”師父將其視若親人傾囊相授的無私態度讓安紫波感動。而師父年過七旬依舊勤奮,堅持每天學習的精神亦感染著弟子。
    演出或授課,無論規模大小,單老先生總是認真對待。受邀請到中國傳媒大學上課時,他詳細了解上課時間、內容、授課對象等等,而后有針對性地對相關材料進行收集與整理。他常講的一句話就是:要把自己講的東西,爛熟于腹。說好評書也是一樣道理,首先要做好充足的準備。私下多用功,做足功課,做到心中有數。
    通過學習,安紫波漸漸掌握了說好評書的“要領”:
    比如首先是具備“大將”風度,能做到有效掌控現場。早先年評書都是在茶社進行。評書講究氣定神閑,現場可以慢慢預熱。現在評書多在電臺、電視臺或演出現場,這就要求說書者要及時做好現場的調整與掌控,選好參照對象。現場表演分冷場、熱場。熱場好說了,開口就說。要是冷場時,就要多進行一些鋪墊,把現場的氣氛調動起來,而后再進入正題。也就是要在“定場”詩上下功夫。還要注意如何上場、下場,如何把握觀眾情緒等等,都要掌握分寸,不能熱臉貼涼板凳。也不能觀眾熱情正高,一拍醒木給降下去了。這就要求說書人在實踐中細心摸索。
評書是中華五千年傳統文化中一株獨具魅力的藝術奇葩,是深受廣大人民群眾喜愛的一種曲藝形式,更是當前中國主流文化繁榮發展中,其它藝術門類不可代替、不可復制的藝術形式之一。北京文藝臺給評書總結了四句話:“滿臺風雷吼,全憑一張口;與君評古今,說盡情與愁。”在安紫波眼里,這既是評書讓他欲罷不能的魅力所在,也是讓他不知如何把握的關鍵問題。如何以一己之演出吸引觀眾眼球?如何讓自己的表演牢牢抓住觀眾的心?如何讓表演值得觀眾回味?
    師父以自己的方式破解弟子心中的難題,他給評書定位是“一人多角戲”,一個人就承著生旦凈末丑等多種角色,承擔起一臺戲。這就要求評書藝術家多進入角色,以鮮活的人物語言、人物形象去表演、去刻畫。比如師父點評他的一段《張作霖手黑》時,一句話說到要害:“人物沒出來,差火候了,要好好下點功夫。張作霖一出場,身上就得有霸氣。而你眼睛什么都沒有,其他人物也是如此。”這讓安紫波茅塞頓開,說書時自己要先進入到角色當中,“設身處地”方能讓觀眾動容。人物角色是評書中的靈魂,支撐著整個故事好與壞。這就要求說書人在生活中多去觀察、揣摩,多去模仿不同的人物形象。
    安紫波還從老師那里深刻領悟到博學的重要性。他在《與師學藝七日有感》中寫道,評書是一個復雜的系統工程。這就要求說書者也得是一個“雜家”,是一個“雜貨鋪”。“觀眾要啥有啥。要火柴,有噢!要油鹽米面,有噢!……”說書者平時要不斷地吸收各種知識,兼容并包,日積月累,才會有效果。博學能為說好評書打下扎實的基礎。
    還有,“要虛心,要真正虛下心來,不能光說不練。”單老反復強調評書藝人要有“虛心”,要克服“浮心”。現實社會中,浮躁之風盛行,干什么事情都追求速成,有時甚至不惜降低底線。怎不知老人們常講:“三年胳膊四年腿,十年練成一張口”,這是人生哲理、藝術哲理的內涵所在。雖然隔行如隔山,但道理是相通的。去“浮”求“虛”。 去“浮”,是去浮躁之風;“虛”下來的,是謙卑之心。當一個人真正低下自己的頭,彎下去自己的腰,落下自己的腳,得到的才是能力的提升和人格的成熟。
 
    三
    在從事多年宣傳工作的安紫波看來,評書藝術作為一個藝術門類,應根源于人民,服務于人民。學評書、說評書,要從人民群眾需求出發,才會有不竭的源泉和動力。給老百姓真正帶來點樂趣,應該是說書人的最高境界和最大滿足。
    基于這種想法,評書成為安紫波心中念念不忘的敘事載體。究竟用它去承載什么?怎樣發揮評書這一藝術門類的傳播效能?他一直在苦苦探尋。
    2012年,因工作需要,他首次嘗試以評書的形式講述本城歷史,也就是后來被人們津津樂道的《話說龍潭山》。他白天正常工作,晚上整理文字內容、反復練習,利用休息日錄制節目。三個多月的時間里,每天只睡兩三個小時的覺是常事。但安紫波卻因此有意外收獲【吉林市人民廣播電臺全頻播出】,他在冥冥中感覺似乎找到了一條自己期待中的評書講述路徑。
   “江城往事”系列評書故事是和安紫波心中潛藏的期待又一次激情碰撞的好題材,他似乎都看到那一刻迸發的火花。更為重要的是,這個節目還和他心中的一樁夙愿不謀而合。
    因工作關系,安紫波到南方推介吉林市時,發現很多人有這樣的認識誤區,認為吉林市的文化不像南方那樣豐厚。“我們這座城市的文化是那么的豐富多彩,每個地方背后都有許多美麗的傳說和故事,只是沒有更好地宣傳和推介開來。”他那時就根據手中掌握的一些知識,編了一些有趣的“段子”。有機會就說上一段,效果格外的好,很受南方朋友的歡迎。何不借助一個平臺,以評書的形式,把一些關于吉林市的歷史串聯起來,講述這里的歷史、人文、神話、傳說,人們是不是更易于接受呢?
    巧合的是,吉視衛視《天地長白》節目組找到了他。應該說,這不僅是他個人的一個機緣和契機,也是一座城市的契機。借助這樣一個欄目,用評書的形式講述歷史,為文化披上聲音的外衣,讓更多的人知曉和喜歡上這座城市。
    盡管拍攝忙碌而辛苦,安紫波依舊樂在其中。2015年按拍攝計劃有序推進,共拍攝完成6集:“北山”地字的由來、北山廟會勝千山、“船廠”地字的由來、“龍潭山”地名的由來、“朱雀山”地名的由來、“蛟河”地名的由來。
    因為時間限制,每集最終需要的文字量只有六七千字,而安紫波在最初準備時,都做到詳實而充分,每集至少準備兩三萬字的文字量。關于小白山,他就整理出了四萬多字的文字材料。
安紫波說,盡管很累,盡管錄制完成的部分有不盡人意、需待進一步改進的地方,但是,他對未來的“作品”充滿信心。明年,他將嘗試用評書來演繹東北珍貴的民間歷史文化遺存——“滿族說部”。
 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安紫波同志個人簡介
   安紫波,男,1974年4月出生,中共黨員,研究生學歷,吉林市人,是中國著名評書表演藝術家單田芳親傳弟子,是河北形意拳第六代傳人、八卦門第七代傳人,現在中共吉林市委宣傳部工作。
   本人自幼喜愛傳統評書和習練傳統武術,1992年12月入伍,曾多次在部隊的大型軍事技能比賽奪魁,并被部隊保送到軍校學習。軍校畢業后,先后擔任過排長、連長、司令部參謀;2004年轉業考入中共吉林市委宣傳部,從事社會宣傳、文化產業發展指導和調研工作。2010年12月28日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正式拜評書表演藝術家單田芳為師,正式開始系統學習中國傳統評書。2012年,自己利用業余時間創編、錄播了傳統評書《話說龍潭山》。2014年,在沈陽老北市劇場舉辦了個人評書專場。2015年,現已創作完成長篇傳統革命評書《共和國空軍主帥——劉亞樓》和吉林市地名故事《江城往事》。

   |     |   聯系我們
通訊地址:吉林市船營區北京路82號市委綜合樓四樓 郵政編碼:132011 
聯系電話:+86.0432-62010480 傳真號碼:+86.0432-62010480
版權所有 © 吉林市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吉ICP備:10201813
香港马会特码资料总汇 大奖娛乐 加拿大28软件 福建时时11选五开奖结果 欢乐快3稳赚公式 北京pk10最准1期计划 十一运夺金定两胆计划 斗地主玩法规则 棋牌玩龙虎有没有窍门 赚钱游戏棋牌 在线快三大小和值免费计划